路友同行

文:


路友同行木问生一看他的架势,气的够呛:“你跟我学了这么久的医术,难道不知道孕妇根本不需要这么小心吗?还抱着来,你怎么不上天啊!她的身体好的比你都强一百倍,这么小心干什么,让她下来自己走!”景逸然有些赧然的把小鹿放下来,嘟囔道:“哎呀,我这不是头一回当爹,而且是您费了这么大劲才成功的,所以谨慎过头了嘛,谨慎一点儿好啊!”小鹿自己其实也觉得景逸然谨慎过头了,但是她对怀孕这种事一点儿都不懂,知道的远远没有景逸然多,所以基本上景逸然说什么就是什么,他说要抱着,那就抱着呗,又不是什么大事儿”郑经缓缓的抬起头,用缓慢的语速道时间一天一天的过着,郑家表面上一片平静,实际上这一周以来,家里的气氛都有些诡异

郑启南一惊,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小鹿很惊讶:“真的?”“当然是真的!”小鹿由衷的夸赞他:“你好厉害!”木问生这么多年都没有收过徒弟,木家几乎是不收外姓人当徒弟的,一来容易被人抢走饭碗,二来就是木家子嗣众多,没太有必要再去找别的徒弟了她不太明白景逸然是从哪里判断出来,那两个外国美女怀的孩子是景天远的路友同行裴信华很高兴,她觉得再过一段时间,完全就可以让女儿和古千越订婚了

路友同行景天远平时很少发火的,他的脾气比木问生要强太多了,但是这会儿他很有暴走的木问生的即视感房间里只剩下了父子两个,郑启南之前对郑纶的那种笑意很快就消失不见,转而用凌厉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儿子不过,景逸然那句“被您收了当徒弟,太高兴”让木问生心里很舒坦,他冷哼了一声,没有再计较景逸然喝酒和迟到的事,开始今天新一轮的胚胎试验

这哪里是谈恋爱的节奏啊!这样下去,他们俩猴年马月才能走到一起!不过,也多亏古千越老实,不然他要是上去就握郑纶的手,很可能就把郑纶给吓跑了这种点心郑纶吃过好几次了,是她最爱吃的一种,也是最费工夫的一种抽取卵细胞需要等的周期比较长,一个女人一个月一般情况下只能排出一枚卵子,想要更多,就得打催卵针路友同行

上一篇:
下一篇: